当前位置: 首页 > >

刘彩香

刘彩香(1915—1981年),女,又名彩霞,江西赣县人。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刘彩香为人民革命事业立了功勋,1955年被授予二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她从不居功自傲,不计较个人荣誉得失,逝世前只享受团级待遇。刘彩香逝世后,康克清、李坚贞同志给予了她很高的评价,对她的儿子说:“你的母亲可是一位英雄啊!”。

1915年生,家境贫寒,出生8个月就给人当童养媳。

1930年,蔡畅在田村组织妇女参加革命,成立红军洗衣队,年仅15岁的刘彩香参加了洗衣队工作。

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期间,先后调于都县委党校和中央党校学习,历任于都县委、会昌县委妇女部长和粤赣省委妇女部长。

1934年,调红一方面军工作。同年冬参加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是红一方面军走完长征全程的30名女红军之一。

1935年红军长征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后,刘彩香调陕北省委妇女部工作,后任中央妇女部巡视员。

1942年,任河南省军区后勤部营房科副科长。

1958年转业到地方,任郑州“二·七”人民公社社长。

1962年回部队工作。

1981年在河南省郑州市与世长辞,安葬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随军出征

她们是:李坚真、邓六金、王泉媛、谢飞、危秀英、刘彩香、李建华、谢小梅、钟月林、廖似光、彭儒、黄长姣、李伯钊、刘英、甘棠、周越华、吴仲廉、萧月华、吴富莲、李桂英、杨厚珍、危拱之等22位女同志。再加上蔡畅、邓颖超、康克清、贺子珍、金维映、刘群先、曾玉、邱一涵、陈慧清、钱希均10位中央领导的夫人或担任重要职务的女同志,共32人。其中彭儒、黄长姣出发不久,就因病退出长征,转回苏区去了。

随军出征的女同志大多数被编入中央工作团,与卫生部一起行动。董必武任团长,徐特立任副团长。”

1934年10月16日傍晚,红一方面军的这32位女红军从红都瑞金出发,踏上了漫漫长征路。

长征路上的“女挑夫”

长征途中,刘彩香任红一方面军干部休养连政治战士,随担架队行军,照顾伤病员。刘彩香,这个出生在江西赣县田村的女子,个子虽矮,但她的力气过人。本就生活困苦的父母,在女儿生下仅8个月,就把她卖给了生活同样困苦的人家当童养媳。当刘彩香还是一个小娃娃时,就不得不上山砍柴,下山挑担。这样,一副小身子骨由于生活的重压和营养的匮乏,停止了发育。但生活的磨砺却给了她无穷的力量。一路行军,有时她身上会背着几个病号的行李。抬担架的民夫饿了,她取出自己的干粮递给他们。民夫们累了,她总是主动顶上去,抬起担架就走。

负责担架的女红军,大都是挑选出来能挑能提、身体比较强壮的。像这样的时候,她们必须要顶上去。刘彩香的力气大,这在女红军中是出了名的。长征路上,她经常抬担架,为伤病员挑东西,大姐们都亲切地叫她革命的“女挑夫”。

反映红一方面军32名女战士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艰难历程的纪实文学作品《她们——32个女人的长征》、《战地女杰——长征中的红军女战士》,电视连续剧《特殊连队》、《战地黄花》也用可歌可泣的长征历史事实讴歌了这位共和国的巾帼英雄。

老家带的辣椒对长征的积极作用

长征出发前,刘彩香有幸获准回赣县田村老家看望自己的老母亲及年幼的弟弟。出发前夜,与老母亲彻夜长谈,依恋之情不能言表。老母亲深知西行之路的苦寒,离别时,家徒四壁的母亲只给了刘彩香一大包田村的辣椒。只因是母亲给的,在历次战斗中都没舍得丢,最后这包辣椒却对长征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爬雪山、过草地时,天气特别寒冷,刘彩香从田村带来的辣椒起了很好的御寒作用,被党中央、毛主席知道后,发动大家集体搜集辣椒,对鼓舞红军士气起了积极作用。

(注:摘自《她们——32个女人的长征》)

朴素的运动科学

长征路上,刘彩香保护脚的方法,和大家不太一样。一到宿营地,别人都累得躺在行李上懒得动弹,她虽然也累,却不急着躺下,而是绕着行李跑几圈,跳一阵儿,做一些简单运动,使紧绷的肌肉慢慢松弛下来,这样全身血脉平稳流通,然后再去休息。这无疑就是朴素的运动科学,可惜连她自己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些女红军绝大部分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长途跋涉的行军,其中身体健壮的女红军,一人要护理三四个担架的同时,还要帮助其他人背行李、干粮和药箱。每到宿营地,男红军就像泥一样倒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但是,这些女红军是不能倒下的,她们要先安顿伤员。急行军的间隙,她们还要在伤员们休息的时候,去村子里说服老百姓作挑夫,补充那些中途损失的人。所有这一切都安排好以后,她们才能享受那段美妙的泡脚时光。由此看来,她们的脚走过的路又何止二万五千里?

到达陕北后,这位来自田村的矮个子,竟然获得了全军马拉松比赛冠军,应该得益于这一朴素的运动科学。

(注:摘自《她们——32个女人的长征》)

情恋遵义城

红军到达遵义城的一个傍晚,在遵义城打土豪、搞宣传的女红军们陆续回到住处,吃完饭,洗漱完毕,准备入睡。当时,李坚真、危秀英、吴富莲、邓六金、刘彩香等人睡在一排地铺上。大家说说笑笑地收拾完床铺,熄灯睡觉时,才发现刘彩香不见了。

红军到达遵义后,刘彩香当时的恋人毕占云将军兼任“红章纵队”第三梯队的参谋长,负责遵义城的防务。的毕占云作为在遵义老城外的河边,刘彩香和自己的恋人,相互诉说着分离的思念。

女红军们洗完澡,开始议论说她因为辛苦开了小差。聪明的刘英知道刘彩香的恋人是毕占云,要求刘彩香的好友危秀英连夜去把人找回来,否则会违反纪律发生严重的后果。刘彩香被危秀英“抓”带回休养连女兵住地。

刘彩香低着头,站在屋子中央,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她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我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心里想他,我看到部队进城了,短时间内不会有突然行动,就……”

李坚真说:“刘彩香,你要保证以后不再到毕参谋长那里去。”

“从现在起,我天天跟大家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保证不再去他那里。”刘彩香坚决地说。

刘彩香果然说到做到,再也没去找过毕占云。后来到了毛儿盖,休整时间很长,不准恋爱结婚的禁令也解除了,刘彩香同毕占云才获准结婚。说是结婚,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找一间简陋的房子,两个人搬到一起就算了事。几个大胆泼辣的女战士冲到“洞房”里,让新郎倌毕占云拿喜糖吃。喜糖没吃着,只讨得毕占云送给她们的一大把手枪子弹。

(注:摘自《战地女杰——长征中的红军女战士》、《战地黄花》)

死里逃生

从中央苏区出发到达陕北,红军仅剩十一分之一,每位红军指战员都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刘彩香也不例外:

(1)中毒事件

在懋功,中央红军同四方面军会合后,马上出现了粮食危机。

为了节约粮食,女红军们百般节省,她们宁肯上山挖野菜,也不肯多吃一点青稞麦,因为这在当地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粮食了。

这期间,邓六金、廖似光、危秀英和刘彩香住在沙窝,负责收容中央红军掉在后面的伤员和病号,她们在那里工作了七天时间,几乎全部是靠挖野菜吃维持生命。危秀英负责到群众家去做宣传工作,邓六金、廖似光、刘彩香每天出去寻找野菜。

几天下来,她们面如菜色,瘦弱得让人不忍心正眼瞧一瞧。

有一天,危秀英赶了三四公里路回到驻地时,已是满天星斗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危秀英很纳闷儿,姐妹们每次都要等她回来的,这次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都已经睡下了?

危秀英放慢脚步,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邓六金、廖似光、刘彩香、哨兵和通信员全都躺在床上睡着了。她蹑手蹑脚走到桌子旁边,想找点可以充饥的东西,可是,上面只有一碗黑糊糊的蘑菇汤,她端起来喝了一口,没盐没油的,又凉又涩,便吐到地上,衣服也懒得脱,就去熄灯睡觉。这是一排临时搭起来的地铺,几个女红军挤在一起,每人只有窄窄的一条位置,一向睡觉老实的刘彩香这次却斜睡着,连危秀英的位置也占了去。危秀英又好气又好笑,用脚推了她一下,轻声地说:“过河了,刘彩香。”

刘彩香动也不动。

“快醒醒,彩香,要不然我可要动手啦。”

刘彩香还是没动。

危秀英用手摇摇她的脑袋,软绵绵的,这才发现不对劲,赶忙端一碗凉水来给她灌下去:

“彩香,彩香,你怎么啦,快醒醒啊!”

危秀英急得快要哭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刘彩香才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危秀英惊喜地扑上去:

“彩香,快说,你怎么啦?”

“我……我们……吃蘑菇中……毒了。”

啊,中毒了!

危秀英马上抓起每个人的水壶,跌跌撞撞地向河边跑去,她把水提回来后,把高锰酸钾和醋兑进去,然后往每个人嘴里灌,中毒的同志很快翻江倒海地呕吐起来……

折腾了很长时间,邓六金、廖似光、刘彩香等人才清醒过来,脱离了危险。

这件事发生后,上级立刻下发通知,规定不准采吃这种毒蘑菇。

(注:摘自《战地女杰——长征中的红军女战士》)

(2)围追堵截被迫跳山崖

红军长征部队到达了信丰山区后进行休整,上级命令红章纵队待命。薛岳派出的飞机发现了红军的行动遗迹。薛岳亲率第五军在后面追击红军,发现了刘彩香的踪迹,将刘彩香团团围住,刘彩香被逼到山崖边,宁死不当俘虏,刘彩香纵身跳下了山崖,正好被路过崖下的毛主席的担架员救了。救回到驻地后,得到了时任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及周恩来副主席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称赞刘彩香是一位英雄!(注:摘自《战地黄花》)

(3)“神军”登“神山”

夹金山,雄踞四川宝兴西北,海拔4000多米。雪山冰峰峭立、白雪皑皑,山顶高不可见,白茫茫的雪花和乌云交织在一起,在雪山半山腰飞腾、缭绕。山谷中还不时传来一阵阵雪崩的轰鸣声,令人闻而生畏。

女红军们一到夹金山下,就听到了这样的歌谣:“夹金山,神仙山,六月里飞霜带雪寒……”指导员李坚真去找老乡了解情况时,一位胡须花白的老爷爷告诉她说:“这是座神仙山,除了神仙,连鸟都飞不过去。有一年大旱,乡亲们抬着菩萨上山求雨,由于事先没有吃斋祈祷,神仙一怒之下,降下处罚,把人都阻留在山上,一个也没有回来。你们还是回去吧。”

“如果上山,不累死饿死,也会冻死的。”一位小红军吐吐舌头,不无忧虑地说。

“怕什么,毛主席说神仙不可怕,红军应该有志气翻过山去。”

“对,老乡说这是‘神山’,那我们就是‘神军’,我们还能一步登天呢。”

从云南转入四川,女红军们大都只穿着一套单衣。现在想补充衣服已经不可能了。总政治部命令各个连队想办法买些白酒和辣椒以增加身体的热量,但当地只有数百户人家,去哪里弄那么多白酒和辣椒呢?女红军们不怕路途遥远,跑了五六里地,从很远的村庄里买回了一堆红红的小辣椒。上山之前,用大锅烧了一锅辣子汤,让每个人喝上两碗,这可难坏了大家;指导员李坚真见大家犹豫着不动,就带头端起大碗,捏着鼻子把又热又辣的辣子汤灌了下去,顿时辣得心里冒火,眼里流泪;刘彩香、金维映等人,也眼睛一闭,端起了碗……

刚开始路还好走,前面担负开路任务的部队用刺刀、铁铲在冻得硬邦邦的雪地上挖上踏脚孔,红军战士们就踏着这些脚孔往上爬。 然而,越往上走,路越窄越险,空气越来越稀薄,气温也越来越低,明晃晃的太阳把白雪照得银光闪闪,刺得人睁不开眼,脚下的积雪越来越厚,一脚踩下去就没到膝盖,如果不小心,踩进雪窝或滑下悬崖,就会丧命。

刘英实在走不动了,她抬起头来,见前面有一头骡子,眼前顿时一亮,忙伸出手拽住骡子尾巴,虽然手冷得厉害,可是却省力不少。刘英为自己的发明感到欣喜,她立刻把这种方法介绍给大家,女红军们纷纷效仿,蔡畅和刘群先都是拽着马尾巴上山的。

抬担架的女红军们此时经受了最严峻的考验,就是徒步行走都十分艰难,哪里还有力气抬担架啊!但是谁也不敢停下来,倒在路边的战友的尸体几乎随处可见,休息一下也许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李坚真组织男女红军来到伤员们面前,两个人对付一个,搀扶着伤病员前进。身体强壮的刘彩香同一位战士抬着一副担架,她在后面奋力推着,谁知走了不远,她自己倒了下去,怎么也站不起来。这时,彭德怀走到这里,大声地喊道:“小同志,快走啊,这里空气稀薄,停留不得,翻过山就是胜利!”

刘彩香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劲,她趔趄着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山顶爬去。 

长征路上的“女挑夫”

兄弟姐妹: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一直是赣县田村农民

丈夫:毕占云

子女:共生育五个儿子

长征进入遵义后,与红九军团参谋长毕占云(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结婚。婚后,她随中央红军到达陕北,而毕占云则于1936年10月西渡黄河,参加西路军艰苦征战。西路军失败后,毕占云于1937年夏化装潜回到延安。刘彩香建国后在河南省军区工作,20世纪80年代初在郑州病故。 



友情链接: